资讯知识:印度大吉岭红茶在欧洲越卖越贵,钱却不是茶农赚走

2020-06-07 16:51 chazhishi.com
 
虽然遭遇气候、劳工、政治不稳等严峻的考验,从大吉岭山区吹出的风依然带著乐观的气氛,令人觉得前途光明。即使最近一连串惨不忍睹的收成、眼前缺乏获利,当问到大吉岭茶的未来,几乎每个与这项产业有关的人都回答「乐观」、「高度乐观」,或者「极为乐观」。
「市场对大吉岭茶的需求呈三级跳,」卡普尔在他德里的工作室阿普.吉.帕桑德茶馆说:「经过几年的停滞,现在价格明显上扬了。」J.汤玛士公司的大吉岭茶拍卖官乔杜里也同意说:「已经呈现U型转弯,价格往上了。现在正在弯处附近。2001年、2002年、2003年是低点。2010年是市场真正的转折点。」他往后躺在办公室的椅背上。「已有3或4年的风光日子,」他说:「市场是在的。」
从国际的角度来看,大吉岭茶最重要的市场——德国与日本——愈来愈稳固;法国与其他欧洲国家的市场也在成长中;北美洲也冒出头来,成为重要市场。俄罗斯愈来愈富裕,也正盯著高端茶。亚洲市场同样前景看好。伊朗与中东买家的目光正从CTC茶转移到印度正统茶,乔杜里说。伊朗是目前全世界第5大茶叶进口国,而且成长快速,过去20年有两位数字的成长。目前,伊朗所购买的正统茶叶大部分来自阿萨姆,但大吉岭茶颇受想要高端品质的客户青睐。
 
中国在传统上是个喝绿茶(与乌龙茶)的国家,目前也培养出对印度红茶的喜好,也很了解大吉岭是较精緻(而且昂贵)的茶叶。「过去两年,中国年轻族群对红茶相当感兴趣。大吉岭茶被用来作为企业赠礼,以及特殊场合的饮品,」根据查曼茶公司森古巴塔的说法。2010年,查曼茶集团从他们的茶园运了大约25万公斤的茶叶到中国,数量可望继续增加。2013年秋季,印度的《经济时报》(Economic Times)报导,韩国这个以绿茶为主的市场订下150万公斤的大吉岭茶,数量相当惊人,大约是大吉岭年产量的六分之一。
身为精緻茶的商人与评茶师,米塔尔乐观的原因,在于大吉岭茶的口味是来自适合本地条件的品种接枝繁衍,而不是用中国老茶树的种籽来繁殖。依传统的方法,种籽播种在现场的苗床上,等大约4到6星期后发芽,便被移植到1个大约20至25公分长、如法国长棍麵包一样粗、装满土壤的小聚乙烯套管中。在阴凉的竹丛下,它们在庄园的露天苗圃经过9个月左右后成熟,才可以正式栽种。老中国茶叶来自亲缘和品种的混合,叶子大小略有不同。加工时,夏马说:「製茶过程中,有点是以中间大小的叶片为主。这样大小不一的情况,增加製茶的困难度。」
现在,大多数庄园的新茶树都是来自栽培种的树苗,而不是各种种籽。在大吉岭,这些被称为複製品种,因为它们是亲株的複製品。虽然印度的「托克莱茶叶研究所」(Tocklai Tea Research Institute)在1949年发布了第1个複製品种,而且库存有数百种,但迄今为止大吉岭最受欢迎的3个品种为:AV-2,B-157,P-312。这些茶树的特性更相近,而且叶片大小尽可能一致,这意谓萎凋与发酵能够更准确。「为複製品种加工较容易,」夏马说。
「有些你无法置信的风味,」米塔尔说:「太浓烈了。」他可以准备1杯用较低阶茶碎末泡的茶,结果接近由较好的茶叶泡出的茶。「它的地位高高在上。」

 
然而,庄园主人与经理目前大部分的乐观态度,亦即促使他们继续留在这一行的原因,并非来自销售数字,甚至也不是大吉岭茶的风味,而比较是基于最近的法律规定。
2004年,为了阻止猖獗的假冒、滥用标籤和误用名称,并阻止诈欺、模仿和掺假,大吉岭茶成为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在印度境内,第1个被授予「地理标识」(geographical indication,简称GI)的产品。这是该产品寻求国际保护的重要一步,后来于2011年10月完成。大吉岭茶被欧盟授予「地理标示保护制度」(Protected Geographical Indication,简称PGI),是第1批获得此保护机制的非欧洲产品。大吉岭茶现在是一种产区受保护的产品,就像苏格兰威士忌、帕尔马地方乳酪(Parmigiano-Reggiano,即帕马森乾酪)和西班牙拉曼查(La Mancha)的番红花一样。
虽然商标是私人单位使用,但「地理标示保护」是公共的,而且延伸到生产特定产品特定区域的集体社区。根据印度茶叶局的规定,「大吉岭茶」指的是只有、而且特定是在大吉岭87座庄园裡栽培、生长、产出,并以正统製茶、加工方法完成的茶。
业内人士经常说,每年全世界售出4万公吨「大吉岭茶」,但这个区域的产量其实只有这个数字的五分之一。「一旦全力执行法律,市场会更供不应求,」玛莉邦庄园的唐丘里亚说:「然后消费者会买到更贵的茶。」整个大吉岭的经理论调都一样,几乎就像一句口号。
 
「至于现在,欧盟的混茶商人通常用49%的其他茶叶与51%的大吉岭茶叶混装,当作大吉岭茶来卖,」印度茶叶局主席巴努(M. G. V. K. Bhanu)上任后这么说:「但是从今以后,只有包装内百分之百都是大吉岭茶叶,才能当成大吉岭茶来销售。」这类包装会印有大吉岭茶和PGI的标志。
由于将近60%的大吉岭茶叶出口到欧盟,而且大部分是卖到德国,事情非同小可。德国是大吉岭茶最大的进口商,也是最重要的客户。他们购买大宗,然后将大部分的货再次出口。「德国人是贸易商,不是消费者,」1位顶尖庄园的经理说:「他们是大客户,但不是永远的。随著『地理标示保护制度』的改变,这种情况不会持久,」他这么预测,指出许多进口商不再能混茶,很难从中得到利润时,他们就会失去对大吉岭茶的兴趣。「如果他们无利可图,为什么要继续推广大吉岭茶?」另1位经理说,他认为,大吉岭茶只是被当作大宗商品购买与销售。「他们会把精力放在别处,放在尼泊尔。」
「地理标示保护制度」自2011年11月生效,开始了1个5年的缓衝期。2016是业界记忆中最令人期待的1年。
大吉岭茶将会获益,但哪些人会得到最大的利益还不清楚。J.汤玛士公司的乔杜里认为是出口商和高端茶;但加尔各答查曼茶集团的森古波塔不以为然。「这对每个人都有利,」他说:「而且中间与中下的茶叶受惠更多。」当大吉岭茶的价格上涨,首先受益的会是下等茶,因为价钱被拉抬了,他说:「2000卢比(批发价每公斤的价格,约36美元)的茶叶会变成6000卢比,300卢比(约5.5美元)的茶会变成600卢比。」他认为,习惯支付某个价钱的买家会想要用同样的价钱买茶,所以他们会去找符合预算但等级较低的大吉岭茶,而不是花更多钱採购。
「这是供给与需求的问题,」安布提亚庄园的经理杰.尼欧吉(Jay Neogi)说。小小的白色茶杯倒扣4层高,整齐排在庄园偌大的试茶室裡白色的磁砖檯上。「大吉岭茶是限量产品。其他的国家可以增加产量,种更多的茶树。在大吉岭,你无法这么做。」这片山区受到保护,不能扩张茶区,清理林地现在也违法,依这一区的地形与灌溉的困难度,不可能再开闢新的茶园。人力和水力资源已经饱合了。「所以,当需求超过供给,价格就会上扬。」
这会随著大吉岭茶的特殊性,以及在其他地方出产相似茶叶的不可能性而定。如同1幅挂在安布提亚试茶室牆上的海报宣称的:「大吉岭茶。只出产在大吉岭。全世界渴望的茶饮。」
在一片看好声中,有些人认为单靠PGI认证不会对他们的茶叶在市场上的价格造成多少影响,这些人的声音很稀微,其中1位是葛朋汉纳和罗希尼庄园的雷希.萨里亚。「除非印度人开始喝大吉岭茶,否则大吉岭茶的价格不可能抬高的。」
印度人通常偏爱较浓烈的茶,加上很多的糖和奶,胜于大吉岭茶细緻的香味。缺乏印度国内市场,以及更多贸易往来的客人,一直是大吉岭茶叶协会穆克尔基所谓的「固有的残障」。几乎全部的大吉岭茶叶都得出口到遥远的客户那裡。近来终于出现一些改变的端倪。新兴的中产阶级意味著更多的印度人能负担起大吉岭茶的高价,但他们是否喜欢它多于可乐和咖啡,又是另一个问题。
 
在加尔各答市中心一条边街上随意挑选1家小商店,货架上,在阿穆尔黄金牛奶(Amul Gold milk)、绿豆和大袋的巴斯马蒂大米之间,Typhoo和立顿(Lipton)茶旁边,有几盒大吉岭茶,也有「塔塔黄金精緻大吉岭茶」(Tata Gold Fine Darjeeling Tea)。「为了享受精緻的香气,请冲泡,」塔塔茶包装上的指示写著:「不要煮。」这与大多数印度人在家煮茶的习惯有明显的差异。
在货架上,对这项产业更重要的是一包包流行的「塔塔黄金茶」(Tata Tea Gold)。这些茶裡混合了阿萨姆CTC的浓烈与茶体,再加上15%的大吉岭长茶叶,最近的宣传说,这将「开启并释放出优越的香气。」这种作法能为这种流行的茶饮增添某种高尚感。在一般人熟悉的塔塔茶绿色与黄色包装上写了一句口号:「浓郁的香气,神清气爽的味道。」
塔塔集团于1990年代初期突袭全球市场,更于2000年经由接管泰特莱茶(Tetley Tea)来巩固其成长;塔塔现在是全球第2大茶叶公司,仅次于联合利华(旗下有Brooke Bond、立顿和PG Tips)。在印度,塔塔在超市货架和厨房橱柜裡的能见度非常高,提供各种品牌的各种产品:塔塔茶、泰特莱、Good Earth、KananDevan、Chakra Gold与Gemini。在加尔各答J.汤玛士公司每週二的大吉岭茶拍卖会上,塔塔现在是国内最大的买家,也是成交量最大的买主。乔杜里说,这种情况不过最近几年才发生。「塔塔得标」如今可以在他的拍卖室裡一遍又一遍听见,尤其是中间档次的茶。根据乔杜里的说法,塔塔全球集团採购了拍卖会上全部茶叶的12%至15%。
「这改变了游戏的样貌,」卡普尔说。
 
塔塔全球饮料公司崭露头角,成为大吉岭茶叶内销市场的主要买家,是全叶等级的大吉岭茶拍卖价格能够从2006年每公斤204.67卢比,上涨到2012年每公斤490.93卢比的主要因素,乔杜里说。
这为个别的庄园开启进入印度市场的大门。大吉岭的庄园没有资金独力在国外推广他们的品牌,因为生产和资源都太少了,而且他们通常需要仰赖进口商做这件事,尤其是德国进口商;而许多人都担心,一旦「地理标示保护制度」铁腕执行,外国进口商将失去对这些茶叶的兴趣。
然而,随著印度快速增加的中产阶级,以及当地消费者对产品更多的注意,雷希.萨里亚把印度市场视为他努力的重心。为了推广葛朋汉纳庄园的品牌、更接近当地客群,他的家族公司已经开始在网路上直销茶叶,并且开了几间小型的零售商店。其他个别的庄园也採取了类似的小动作,目标直接瞄准印度消费者,让消费者更容易接触到他们的产品。
印度市场另一项重大的变化,是近年对大吉岭绿茶的风靡。
「我们过去习惯销售一款绿茶,」大吉岭纳斯穆尔茶行的吉瑞许.萨尔达说:「我们没办法拿完整的(大约150公斤)批次,所以习惯要求1箱(约25公斤),然后花1年的时间卖出去。现在,我们卖10到15种绿茶。而且都是完整的批次。」走进他们茶行的顾客大部分是来找绿茶的,萨尔达说:「他们也许也买红茶,但他们会先询问绿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