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茶·普洱山:普洱府的灵山

2022-01-14 14:51:06

更多专业茶叶知识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即将发布#####


  中国普洱茶网讯:在古普洱府城过往的热闹与喧哗中,作为普洱茶“幸福之母”的普洱山就像一位高贵的隐士,周身散发着那种大隐于市的超凡气度。

  站在县城的任何一个角落你都能仰视到普洱山的巍峨与瑰丽。普洱山也总是能依着你看山的角度和心情展示着它不同形式的美。我曾经不止一次站在回龙寺的那个角度北望普洱山,我也不止一次发现其实普洱山就是一尊仰天长睡的佛,我甚至能看到它高耸入云的“佛首”梳理着绵密的海螺髻,双目微闭,下颌丰盈,素面朝天。

  更让人称奇的是,就在那“佛首”峰下,举目可见的绝壁之上,一些灵性的草木自然演绎出了一个清晰的“茶”字,那遒劲的笔画紧贴着峭壁生长,苍翠的绿色点染着它的神韵。它像是普洱山所创造的一个有质感、有生命、有昭示的奇迹,有一种无法错认的灵光、无法抗拒的魔力。它根扎入峭壁,叶漫过时空,周身散发着高标远举的仙灵之气,让人心生缅怀、心生追忆,更让人心生顿悟。

  普洱山就是这样一座充满灵性的山!一座真正的灵山它是与天地为一体,与宇宙相通灵,与历史相辉映的。2010年新年伊始之际,我和几位朋友再度造访普洱山。不过此次登临普洱山并不是为了探寻道迹仙踪,只为追寻那曾经作为“众茶之冠”的源出地还依稀存留的历史遗迹。

  沿着已修至山顶的台阶拾级而上,我们在一路的樱花烂漫中寻寻觅觅,走走停停。我的目光极为敏感地在树林间,在草丛里穿梭,不肯放过一点蛛丝马迹。

  《茶王赋》一书中曾有过这样的描述:普洱茶曾经有两大产地,其中一大产地就是宁洱县,而宁洱县的茶又首推普洱山。其山之茶清代道、府官员用以入贡,邑人曾在此立碑,碑文记述此山贡茶累膺,圣恩褒奖,称之为“众茶之冠”。普洱山上曾是茶林茂生,可惜的是在上个世纪的50年代大炼钢铁时被毁,古茶树也随着小高炉的火苗消亡殆尽一棵不留,但在山上至今还残留着一些行将衰朽的树桩……

  这是我所读到的关于普洱山文字中最让人遗憾和痛心的记载。多年以前我最初读到这段文字之时,我就对那些劫后残余的茶树桩萌生出挥之不去的念想。

  避开蜿蜒向上的石阶,我向着一片丛林走去,这里眼前一片碧绿,在层层叠叠的柏树、樟树、摇曳着绯红花枝的野樱桃树和开着白花的芦苇组成的画屏里,我真的发现了几节树桩静处于林地一隅,其中还有几棵正努力地舒枝展叶呢!

  植被丰富的丛林中,这些劫后余生的老茶树桩零星地点缀在一片草莽之中,它们将不死的魂附着在普洱山的山筋地骨里,将不朽的根扎进自己的胞衣之地,只要一息尚存,它们便会在这无尽的期待中延续着自己亘古不变的余香。

  那一天,我们在心中珍存起那一抹绿韵,体味着它生生不息的坚韧与追求,在氤氲舒展的山岚中迈着悠悠的步伐前行,人在山中走,思随史册飞,头顶的蓝天白云、远处的万仞山群、眼前的古树新芽,山下的正在崛起的崭新家园,这些弥足珍贵的精华元素,如魔法师一样演绎着普洱山的万种风情。于是,我把由衷的赞美,把无限的爱意,把源自内心的感恩一并献给了普洱山,献给了眼前的一抹新绿。

 


图片新闻

EGCG对人膀胱移行细胞癌T24细胞生长抑制作用观察及机制探讨
EGCG对人膀胱移行细胞癌T24细胞生长抑制作用观察及机制探讨
茉莉花茶是怎样制作和储存的
茉莉花茶是怎样制作和储存的
茶园铺草
茶园铺草
浯峰贡茶发展的经验与永州茶叶产业的思考
浯峰贡茶发展的经验与永州茶叶产业的思考
选择乌龙茶小常识
1、武夷山出产的乌龙茶是最为知名的,外形条索紧结,香气隽永,汤色明澈无杂质。2、乌龙茶的首要产地在福建、广东和台湾省,产的茶叶都是市面上质量较好的...
百纳-村野大红袍喜获茶王奖
百纳-村野大红袍喜获茶王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