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知识:联合国纪念首个“国际茶日” 各国共同切磋世界茶道

2020-06-07 15:30 chazhishi.com

茶是世界上仅次于水的第二大饮料,目前,全球的茶产量已经从1990年的250万吨,上升到2018年的600万吨,总价值超过166亿美元,贸易总额达80多亿美元,其中,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茶叶生产国,每年的产量达到260万吨。

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在罗马举行的线上庆祝活动中表示,茶不仅蕴含着丰富的历史和文化,对身心健康大有助益,同时也是一种重要的经济作物,对乡村发展以及发展中国家的粮食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屈冬玉:“茶的生产和制作构成了全球数百万家庭的主要生计,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地处偏远、经济发展相对不利的地区,以及种植其他农作物较为困难的山区。茶产业是全球许多贫困国家和脆弱地区的重要收入来源,有助于消除饥饿、减少极端贫困、增强妇女权能,并促进生态环境的可持续利用。在新冠疫情肆虐的当下,能够适应长期储存和长途运输的茶叶,在电子商务等创新领域也拥有巨大的潜力,能够帮助缓解因疫情所导致的经济压力。”

屈冬玉还展示了他为“国际茶日”所创作的诗歌和书法作品。


 

印度:传统茶业须努力吸引青年一代

印度常驻粮农组织代表桑杜(Reenat Sandhu)首先介绍了茶在印度的发展和现状。

桑杜:“1823年,英国人在印度发现了本地的野生茶树,此后,印度茶叶以出口为主,逐渐发展起来,茶也慢慢成为印度百姓最为喜爱的饮品。茶产业是印度创造就业岗位最多的行业之一,直接雇佣人数超过100万人,其中女性占到半数以上。”


但桑杜同时表示,随着时代变化,印度的年轻人似乎不再将茶作为饮品的首选,如何提升青年一代对古老茶业的兴趣,是摆在眼前的全新课题。

桑杜:“印度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国家,但青少年群体的茶叶消费量却增长缓慢,目前大约是每年786克。部分原因可能是茶产业相对缺乏创新,未能像其他竞争者一样,开发出丰富多样的品种和口味,再加上全球茶叶供应过剩压低了售价,使茶产业陷入困境,希望‘国际茶日’的设立,能够为全球茶业增添急需的动力。”
 

俄罗斯:从武汉出发的“茶之路”

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涅边贾通过视频生动地向大家展示了俄罗斯独特的茶文化。

涅边贾:“茶在俄罗斯的传播始于17世纪,它已经深深渗透进了我们的传统文化、日常生活和语言,不仅影响了饮食习惯,还促进了手工艺品的发展,比如我身边这个著名的俄罗斯茶炊(Samovar),上面挂着的则是必不可少的配茶点心,一种叫作Sushki的环形小饼干。

俄罗斯是茶叶进口大国,茶叶市场年销售额高达5亿美元,俄罗斯的克拉斯诺达尔是全球最北的、具有工业规模的茶叶产地。事实上,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还曾有一条从中国武汉通往俄罗斯下诺夫哥罗德的‘茶路’,每年都会举办大规模的茶市,俄罗斯甚至还在武汉开设了茶厂。”
 

肯尼亚:抗氧化佳品紫茶

肯尼亚是仅次于中国和印度的全球第三大产茶国,肯尼亚常驻意大利大使永嘉(Jackline Yonga)在发言中表示,种茶和制茶为该国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和可观的收入。

永嘉:“茶是肯尼亚重要的经济作物,于1903年引入,1924年投入商业化生产。肯尼亚的茶主要种植在海拔1500-2700米的高地上,其中近九成为人工采摘。茶行业为全国8万多人提供了就业,支持着500多万肯尼亚人的生计,每年的进出口和国内销售总额达到15亿美元,占到外汇收入的26%和国内生产总值的近2%。”

永嘉表示,除了传统的红茶、绿茶和白茶外,肯尼亚茶人还积极探索,推出了全新品种“紫茶”。

永嘉:“肯尼亚在茶种创新方面始终积极投入,最新的创新产品就是‘紫茶’,它源于茶树的基因突变,其中含有与蓝莓和葡萄等紫色水果同样的重要抗氧化物质花青素,且含量更高,对健康非常有益。”




土耳其:交谈时缺了茶,就好比夜空缺了月亮

土耳其常驻联合国副代表瓦尔利(Serhad Varli)表示,土耳其是全球第五大产茶国,据估计,世界上大约有6-10%的茶叶产自土耳其。

瓦尔利:“土耳其还是全球饮茶最多的国家之一,平均每人每年会喝上1000杯,大约相当于2.1公斤茶叶。2019年,土耳其全国的茶产量为27万5000吨,其中半数以上都供给国内市场。

如此高的消耗量源于我们的历史和文化习俗,在土耳其,喝茶用的是一种郁金香形状的弧形杯,杯子一定要是透明的,好让茶客欣赏到茶汤的亮丽色泽,在土耳其,茶汤永远都是深红色的。茶不但是友情和好客的象征,还决定了交谈对话的质量,土耳其有句俗话说,‘交谈时缺了茶,就好比夜空缺了月亮’。”
 

英国:英伦的茶,世界的茶

提起饮茶大国,自然也不能少了英国。英国茶饮协会(UK Tea and Infusions Association)首席执行官霍尔(Sharon Hall)表示,英伦三岛的居民每天要消耗超过1亿杯茶,每年喝掉的茶大约在360到500亿杯之间。

霍尔:“十七世纪初,贝德福德公爵夫人为了缓解午餐到晚餐之间肚子饿的问题,想出了下午茶的主意。很快,在午后时分,伴着蛋糕和三明治享用一顿下午茶,就成了热门的社交活动,且直到今天仍然是英国人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也遵循传统,每年都会邀请来自各行各业、对社区做出积极贡献的普通人,来到伦敦白金汉宫,以及爱丁堡荷里路德宫的花园里共进下午茶。”

霍尔表示,英国人从早到晚都喝茶,喜悦时喝茶、紧张时喝茶,伤心难过时也喝茶,而且喝茶的口味也非常“全球化”。

霍尔:“我们非常喜欢来自中国的绿茶,除此之外,许多英国人每天早晨都习惯喝一杯‘英式早餐茶’,这种茶通常用阿萨姆、锡兰和来自非洲的茶叶拼配而成,而下午茶时最受欢迎的则是大吉岭和锡兰红茶。”
 

阿根廷:茶香中的美丽密码

阿根廷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临时代办贝迭尔(Alejandro Guillermo Verdier)表示,虽然茶叶直到1923年才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首次来到阿根廷,但茶的生产很快发展起来,如今,阿根廷已经成为全球最南端的茶叶生产国,也是美洲最重要的产茶国。

贝迭尔:“目前阿根廷每年能生产8万吨干制茶叶,其中90%是红茶,而且由于马黛茶在国际市场上声名远播,90%的国产茶叶都用于出口,制茶行业提供了1万8000个直接就业岗位和2万4000个间接就业岗位,对区域经济贡献卓著。”

贝迭尔表示,除了当仁不让的传统之选马黛茶,创新的水果茶、花草茶和香料茶在阿根廷也非常受欢迎,甚至还有一些护肤品和香水企业也将茶融入到了产品当中。

贝迭尔:“这些企业推出了主打茶的面霜、洗面奶、香皂和香水,还有专门机构看中了茶中的活性成分,以及出色的抗氧化效果,推出了茶油按摩和茶美容,这些创新拓展让茶产业在阿根廷不断成长,或许这也是阿根廷女郎如此美丽婀娜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