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知识:80后女生返乡砍槟榔树改种红茶!一举将台湾红茶推入京都

2020-06-01 17:27 chazhishi.com
 
 
一月十日,台北信义区微风南山开幕,二楼一家以京都宇治市吉祥物「茶茶小王子」为品牌的「Matcha Prince」(茶茶小王子抹茶铺)茶饮店同步热闹开张。这家引进日本百年抹茶,推出结合自家南投鱼池乡红茶的创意茶饮店,背后操盘的,是承袭三代种茶的朝雾茶庄,在新生代的王虹绫心中,还藏著把鱼池红茶推向国际的炽热企图心。
 
除了新开的台北微风南山店,王虹绫这家结合台日茶叶的茶饮店「Matcha Prince」,今年上半年还将前往中国成都、日本京都展店拓点,一口气展店三家,就是要把台湾红茶打进海外市场。
 
王虹绫的茶饮店内,茶叶都来自自家在鱼池的茶园—朝雾茶庄。但没人想得到,十多年前,朝雾茶庄的茶园,如同邻近山头一样种满了槟榔树。直到二○○八年,王虹绫和姊姊陆续大学毕业,为了陪伴父母而返乡回到鱼池,当时乡公所正在复兴红茶,王虹绫回忆,「我们其实一直觉得槟榔很不健康。」极力说服家人,砍掉槟榔树,种回红茶。
 
品质把关  追本溯源更安心
 
当时,母亲万般不捨地砍掉家中收入来源的槟榔树,把家中两大块各四、五分地的槟榔树全砍掉。此举不但让爷爷时代的朝雾茶庄重现江湖,王虹绫姊妹俩更说服父亲王景风「挑麻烦的路走」,同步导入产销履历。
 
「槟榔树不用花很多心力照顾,但茶就不一样。」要投入更多心力外,还要挨得住至少前三年没有产量的日子,且为了要导入产销履历,姊妹俩甘心一切归零,开始跟著父亲去农会、茶业改良场上课,学习友善种植、合理用药,成功成为鱼池乡第一个导入产销履历的茶农。
 
「朝雾茶庄一直都是自产自销。」王虹绫说,最早在鱼池的文武庙楼上开了一家小茶店,除了卖自家茶叶,也泡茶给客人喝。后来,王虹绫想採用不一样的方式行销,决定一人到日月潭伊达邵开手摇饮店「TEA 18」。
 
「大家觉得红茶很便宜,但我们家红茶怎麽卖这麽贵?」与市面上手摇饮店相比,一样的定价、容量只有三分之二,且十年前几乎没有消费者认识何谓产销履历。王虹绫的想法是,藉由这家店能与消费者面对面沟通,好好解释清楚朝雾茶庄的茶叶都有产销履历,加上採自然农法栽种,所以价格较高。
 
相较一般茶农,朝雾茶庄在产地认证下了特别多工夫。鱼池乡推出的产地证明标章,自二○一一年起,全乡核发近三十万张标章贴纸,超过五分之一都是朝雾茶庄申请、使用。除了每年要通过乡公所对产地、製茶环境的评鑑外,一张三元的贴纸成本也要自己承担,不少小农因而却步;但是朝雾茶庄相信产地标章能让消费者安心,建立品牌价值。
 
现在朝雾茶庄产地面积约四公顷,包括自有地和承租地,八成是种植台茶十八号,两成则种阿萨姆红茶。负责茶园农务的王景风会把施肥、施药等状况记录在工作簿上,再由女儿打成电脑档案传送到中兴大学,由中兴大学来监控,发现有问题就会到茶园辅导。
 
行销海外  让台湾茶飘香国际
 
一六年,朝雾红茶公司正式设立,负责手摇饮业务。「我们一路都是缓慢成长,从没有爆发成长过,但相信今年会有改变。」去年,王虹绫与做日本品牌授权的学长、诺亚国际发展总经理徐庆光,在一次谈天中促成合作。
 
当时,徐庆光正在申请京都宇治吉祥物品牌授权,要以此开设茶饮店,他原本就知道王虹绫一家投入种茶多年,两人决定结合日本抹茶与鱼池红茶,一起行销海外。
 
诺亚国际发展授权经理陈世炫说,原本公司就在做日本品牌授权,如熊本熊、和牛等商品,这次希望再藉由京都宇治吉祥物打造知名度。而手摇饮门市的红茶,皆採用朝雾的台茶十八号「红玉」,菜单上的红茶产品都以红玉命名,就是为了体现台湾特有的「台茶十八号」茶香。王景风认为,透过和日本抹茶合作能建立区隔性,期许藉由手摇饮门市往外拓点,提升茶叶的销售量。
 
鱼池乡农会总干事王威文表示,朝雾茶庄是很早崛起的品牌,并希望藉由与日本品牌合作创造新商机。而当年轻一代能够透过种茶赚到钱,就会吸引更多青年返乡,带进不同的行销方式。确实,近年来有愈来愈多青年返乡加入种茶行列,王虹绫说,自己跟许多青农常常聚在一起讨论怎麽把鱼池红茶卖到国际,「我们有鱼池青农的群组,不时会把意见、想法丢进来讨论。」
 
王威文说,目前鱼池乡有三百多户茶农,具备产销履历的仅十多户,但另外有五十多户是有机户。产销履历不普及的主要原因,是多数茶农透过盘商销售到终端通路,但导入产销履历可以溯源后,通路可能会跳过盘商直接向茶农订货,影响茶农习惯的销售模式,因此茶农导入意愿不高。
 
朝雾茶庄十年如一日的坚持,终于等到能把自家红茶行销海外的契机,证明即使是规模不大的小农,也有机会让台湾茶在国际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