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知识:大吉岭茶园之旅:搭乘玩具火车,品味「茶中的香槟」顶级印度红茶

2020-05-31 14:47 chazhishi.com
 
 
提到大吉岭,还是不能忽视大吉岭红茶在世界上的知名度,那你知道,另外一个有名的阿萨姆红茶的「阿萨姆」(Assam)也是印度某个省邦吗?先别管这么多,来到大吉岭想必是要买茶、品茶跟逛茶园的吧?这次要来产地做个很不专业的品茶之旅,首先来到快乐谷(Happy Valley)茶园参观一下。
 
快乐谷是大吉岭最知名的观光茶园,旅馆柜台的尼泊尔人在跟我们介绍行程的时,直说快乐谷虽然有名,但他推荐另外一个茶园,卖的茶更好、介绍也更完善,品茶也完全不收费 blablabla,哎唷你这个手段已经骗不了我啦,我就是死观光客,带我去快乐谷就对了啦少囉唆。
 
茶园在大吉岭随处可见,低矮整齐的茶树沿著山坡种植,对我们台湾人来说不是什么珍奇美景,毕竟台湾梯田不少、茶叶也是世界知名,唯一不同的是周围景观壮丽,保留原始的美感。
 
司机把车子停在一个很抖的坡路上,要我们自己走下去茶园,他似乎很不想来这裡,因为通往快乐谷的路程非常颠陂。快乐谷有茶厂的导览,解说製造茶叶的过程,不过有场次的限制,实在不想浪费时间等待,我们就自己走到茶园裡面晃晃,中途有经过室内晒茶的地方,应该是让茶叶乾燥的某个步骤吧?空气中都充满了茶香,而且还暖暖的,对比户外阴雨的天气实在很舒服。想拿起相机拍个照片却被制止,说这是他们的生产机密,虽然我不知道机密在哪裡,因为看起来设备不算非常先进。
 
随著山坡起伏的茶园,十分钟之前这裡还下著大雨,还好来到茶园雨停了,雾也散了。
 
我们跟著採茶妇女们走下梯田,他们就像小蚂蚁一般,穿著传统服饰,用额头顶著托带,一篓採满了就爬回工厂,再背著空的竹篓回去,来来回回不停。别看她们瘦瘦小小,脚程真快,我们居然跟不上她们的速度就这样跟丢了(哭),这个茶园这么大,我放眼望去竟找不到她们的身影,本来还想拍拍採茶妇女的照片,看来只好自己下场演。採摘时,用手指摘取一心二叶或一心一叶,据说快乐谷出产的红茶佔印度的15%?但我觉得这个夸张了,印度人什么都嘛开外挂!
 
没有在快乐谷茶园买茶,是因为前一天下午我们睡醒后在市区内散步,大吉岭市区小归小,但高高低低的岔路很多,要找餐厅一直鬼打牆。我们买茶的茶叶专卖店叫做 Nathmulls,黄色的招牌非常好认,大街上那间只卖茶叶,圆环那间有桌椅可以坐下来品茶(在书店的隔壁)。
 
我们两间都有去,服务人员介绍的非常详细且专业,让我了解不少关于茶的知识,而且店内的茶叶都是有机的。大吉岭有名的不只红茶,「白茶」更是极品,我们这次遇到一个印度籍同事,她刚好就是大吉岭人,特地推荐我们要来买白茶呢!
 
在品嚐之前,我一直把大吉岭红茶想成味道浓厚的红茶,喝了才知道,大吉岭红茶的氧化程度比较接近乌龙茶,味道偏淡,越贵的茶越是在喝一个虚无缥缈的香气,非常顺口散发淡淡果香,是个很高级的口感。而白茶就是大家比较常听到的白毫或银针,不炒也不捻,茶色很淡、数量稀少。店裡面满满的茶叶,白茶的种类大概只有五种,价钱也是几倍起跳。但就算是这么高级的茶叶,即使透过经销商购买,在当地的价钱还是不贵,这时觉得自己很幸运,避开层层剥削来到这裡。
 
老闆很热情的请我们试喝了一大堆,他说煮茶的祕诀是水煮沸之后熄火,把茶丢下去闷著,大概八分钟就可以喝了。大概是觉得我们会买吧,所以试喝没有跟我们收费,喝茶的杯子是个玻璃杯,感觉起来像在喝酒,难怪大吉岭红茶也被称作「茶中的香槟」。
 
除了我们以外,店裡面还有两个刚放学的高中小情侣,下课来这裡喝茶约会实在风雅啊,可能只有大吉岭才有办法。题外话一下,大吉岭有间圣保罗寄宿学校,是间相当有名的贵族学校,制服有浓厚的英国皇室风格,非常好看。许多印度的有钱人特地把小孩送来这裡念书,连海外学生都有,特别是泰国的,为何是泰国我不清楚,但也因为这样的原因,大吉岭还有几间泰国菜餐厅可以去。
 
当然,来到大吉岭绝不能漏了世界遗产——喜马拉雅铁路的蒸气小火车,有个暱称叫做玩具火车(Toy Train)。当初为了能够减少坡度,轻鬆通过陡峭的山坡,喜马拉雅铁路首先运用了马蹄型跟人字型的铁轨路线,高低变化大,是经典的环山铁路。
 
其实我会对大吉岭这么情有独锺,是因为魏斯安德森(Wes Anderson)的「大吉岭有限公司」这部电影。在这边忍不住要抱怨一下片商取名子可不可以专业一点,英文片名是 Darjeeling Limited 意思应该是大吉岭特快车才对。总之整部片的大部份场景都在火车上面拍摄(性感爆表的片头除外,太经典了)。当年我还在念大学,对印度这个国度的印象,或许就来自这部电影,有趣、神祕、意外很多、不可理喻、黄金的色调、浓密的鬍子……,虽然这不是魏斯安德森最好的电影,但我却异常的喜欢,我总想像大吉岭的火车就是这样子,虽然我没有 LV 的行李箱,但我在那个时候就准备好了,我要来大吉岭看看。
 
直到我来到这裡,才了解「大吉岭有限公司」只存在在魏斯安德森的幻想中,也许是我太天真了,他的电影场景本来就是一个梦幻的泡泡,来看看真实的小火车吧!游客可以从大吉岭搭乘玩具火车到 Ghum 这站再坐回去,据说是景色最好的一段,可惜抽不出时间、细雨绵绵,加上我真的对这旧旧的火车没什么兴趣,在月台拍了照片就离开了,据说时速很慢只有15公里,有些路段连走路都跟的上,倒也特别。
 
 
若是想真的好好体会大吉岭的风情,几年前的金马影展有部印度电影「恋恋大吉岭」(Barfi),内容叙述哑巴男子巴飞跟富家女的恋爱故事,不同于一般的歌舞好莱坞,恋恋大吉岭带有点小清新的味道,虽然恋爱故事还是稍嫌老套,但取景优美、演员表现杰出,当年还代表印度参加奥斯卡最佳外语,值得一看。